目前

2021-05-22 01:34

陕西省安监局相关负责人也表示,目前国家标准非常严格和具体,今年刚对煤矿安全规程进行修订,各地都在按照新规程制定新的标准规定。但由于一些矿企资金欠缺等原因安全投入不足,使企业主体责任落实不够。同时,也与一些地方可能存在监管不到位、不认真有一定关系。

“从全国煤炭市场来看,近几年来,煤价较低,很多煤矿处于亏损状态,之前不愿生产,但二季度后,尤其是到四季度,煤价上涨较快,利润较高。企业会有冒险违法违规生产的冲动,在安全投入、设施设备不具备的情况下,盲目组织生产。”该负责人表示。

“煤监局每年有监察计划,包括频率、内容,每月多少人去多少矿井等。”该负责人称,陕西煤矿存在两极分化的情况,有全国乃至全世界较先进的矿井,可实现无人生产,对于这种矿井检查频率会减少;对于落后产能、安全条件较差的矿井,每年会检查多次。

对监管部门来说,傅贵表示,安全监管一直都比较严格,但由于监管人员数量不足等原因可能没法做到“天衣无缝”地监管,除相关部门“看好”外,一定要让企业掌握安全知识,主动安全。

煤炭价格为何飙升?中央财经大学中国煤炭经济研究院煤炭上市公司研究中心主任邢雷分析,今年5月份开始,煤炭价格大幅上涨,主要因素仍是宏观经济稳定增长。尤其在房地产业拉动下,带动如水泥、钢材、玻璃等能耗产业增长,对煤炭需求增加。

傅贵教授介绍,目前国家制定的有关安全生产方面的法规和标准很多,包括煤矿安全规程、煤矿安全监察条例、矿井水灾治理规定、瓦斯治理规定等,但企业不能、不懂得主动遵守执行,这是主要问题。

如今,多个省市已建禁煤区,用清洁能源替代煤炭燃烧。但邢雷认为,目前,如没有足够财政补贴,清洁能源替代仍是个发展趋势,短期内无法大规模替代煤炭等化石能源。他举例,太阳能发电成本1元/度、风力则为0.8元/度,相比煤电价,成本仍较高,大部分仍需政府财政补贴。

该负责人还称,他们采取了很多严厉措施。一是黑名单制度,对违法违规生产、拒不执行监察指令的企业,将被记入黑名单,国土、电力、金融等多部门都会对其采取措施,限制生产;二是加大处罚力度,一律执行上限处罚,今年陕西发生的几起事故处理特别重,超过以往的界限。

邢雷认为,在去产能的大背景下,煤炭需求增加,造成价格快速上涨。

但陕西煤矿总数有500多个,人员编制省局50个,分局80个,他也承认因人员不足,较难做到全方位监管。

据陕西省安监局相关部门负责人介绍,从近期几起事故看,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每年四季度是事故发生的高峰期;二是今年煤价到三四季度开始上涨,一些不符合安全生产条件的小煤矿冒险组织生产,有些甚至没有证照的不合法矿井也在生产。

入冬后,取暖需求增加也成为用煤的一大来源。邢雷说,目前,南方水力发电下降约12%,这种情况下,必然选择用火电补充,用煤量增大。且今年入冬,冷空气频繁,取暖用煤需求也大幅增加。

陕西省安监局相关负责人认为,一些企业“要钱不要命”,最关键的是矿长、投资人要树立安全生产意识。

近日,国家安监总局和国家煤监局派出4个暗访组,分赴黑龙江、贵州、云南、辽宁等重点产煤省份。暗访组发现,贵州黔西南煤矿安全隐患多,云南昭通煤矿存停产整顿矿井非法生产情况。

“最主要原因是从企业到一线职工都缺乏煤矿安全知识,比如有些企业老板在煤矿不合格被关闭后仍进行生产,一线员工作业时也存在相关知识不足、操作不规范的问题。但主要是企业老板安全意识和相关知识不够,知识缺乏,冒险意识就会滋生,就会违规生产,对事故发生抱有侥幸心理。”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煤炭经济研究院煤炭上市公司研究中心主任邢雷认为,煤炭生产中安全隐患较大,封存的煤矿不能马上开采,前期需进行多项检查。

12月5日公布的关于赤峰宝马矿业“12·3”特别重大瓦斯爆炸事故的通报称,事故充分暴露出一些煤矿企业主体责任不落实,隐患排查治理不认真,受煤价上涨的利益驱动,违法违规冒险生产问题突出;一些地区和企业安全生产大检查责任不落实、组织不得力、落实不到位。

12月4日,国家安监总局在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召开全国安全生产工作紧急视频会议。会议分析3起煤矿重特大生产安全事故暴露的问题:均为瓦斯爆炸事故,均存在严重违法违规生产行为,均属关闭退出和落后产能的煤矿,均为被安全生产监管监察部门查处的煤矿。

国务院安委会办公室公布的通报称,景有煤矿为违法违规组织生产,其安全生产许可证已过期;该矿没有安装安全监控系统和人员位置监测系统,作业人员未经培训就入井作业。

傅贵教授认为,安监部门要加强监管,严格审查。更重要的是,应加强对企业老板和职工的培训,尤其是老板,更应该集中精准地培训。现在培训不够到位,培训内容不一定是对防止事故发生有直接效果的,应以事故致因知识为基础,有针对性地培训。这需要政府加强推动。